設計著忍不住這麼想著,很多事情就像phase margin與gain一樣,總是在邊緣徘徊,很掙扎很努力鉤上那條及格線,然後再也不敢動,就這麼將作業交出去了。

因為over design會耗費過多的power,所以設計在剛好的停損點最好。

 

我們都在期許個美好的明天、希望的未來,卻沒有人想過要為今天努力生存下去。在當下努力,很難也很真知灼見。

 

因為那些個憧憬的畫面並沒有擁有過,所以相對現在的不確定、未知才這麼想要逃離,甚至時不時懷念著已經知道一切的過去。

是嗎?長大總要經歷過一次的痛徹心扉,如果在這樣的折磨過後,什麼也沒得到,未免也太不值了。

catfish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