絕大多數人似乎都很清楚別人該怎麼過活,卻對自己的一無所知。

--

中學六年、大學四年、研究所至今二年多 每個階段對我總是意義非凡。

聽了很多看了很多,漸漸也明白 兩人的感情不能持續 不見得需要理由

合得來、談得來、也玩得起來,小摩擦 但是誰對誰錯沒個定論

反目、不繼續 就只是沒有緣份了。

 

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願意承認,自己也有錯,我們不幸地沒那麼有緣份。我想我還不夠成熟也不夠大氣,見了面若無其事微笑,我還是做不到。

忍耐一向是我的強項,厭惡這個強項、但是那似乎就是我難以更改的一部分,對我而言放下也很難。當最後一根稻草壓下來,對我而言所有都不可能再回去,它永遠都打了一個結,我解不開、也沒那麼有興趣解開它,所以只會越纏越緊。美好的變淡、疙瘩的清楚。

 

我花了很長的時間,才能理性地敘述。不是說這些東西有多讓我難以平靜,而是我終於可以拋開主觀意識,審視起自己來 以第三者的立場。我認識的是他們口中的我,還是我自己知道的我?真希望哪天可以毫不猶豫地 答出後者。

--

「當你每天和同一群人打交道時,他們也會變成你生命當中的一部份了,就像當年他在神學院的情形一樣。他們會要求你改變自己來遷就他們,如果你不是他們所期望的樣子,他們就會不高興。」

絕大多數人似乎都很清楚別人該怎麼過活,卻對自己的一無所知。

這種生活聽起來遭透 而且令人害怕。

catfish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